气下网> 综合 > 30日傍晚 各路解放军乘船渡江会师主城

30日傍晚 各路解放军乘船渡江会师主城

  • 气下网
  • 2019-11-23 10:11:33

重庆市民欢迎解放军部队进城。

1949年11月30日,夜幕降临,中国人民解放军先头部队进入重庆市区,那里被一万人遗弃。人们走上街头热烈欢迎他们。

同一天,社会大学的学生在“抗日战争胜利纪宫纪念碑”升起了第一面欢迎解放的红旗。全国各地的市民组成大大小小的队伍,敲锣打鼓庆祝重庆的新生活。整座山城沉浸在沸腾的喜悦中。

历史记录了这一刻。

重庆是一座拥有近110万人口的山城,于1949年11月30日回归人民手中。

说到这段历史,很多人并不陌生,但是你知道11月30日解放军驻扎重庆时,重庆还发生了什么故事吗?

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和重庆解放70周年。重庆地方历史研究会会长周勇教授接受了《重庆晨报上游新闻》的独家采访,透露了一个重庆解放前后鲜为人知的故事。

与各界人士讨论

欢迎解放军进城

1949年11月30日清晨,蒋介石在重庆易白石机场乘坐专机美菱经过一夜恐慌后逃离成都。解放军在起飞26分钟后占领了机场。受命保卫重庆的驻军司令让桑也在同一天早上逃离重庆。正面袭击重庆的中国人民解放军进入了长江南岸的海棠溪。左翼迂回部队从李家沱渡河,经过杨家坪和大坪到达沙坪坝。重庆市中心被包围了。

然而,不知道形势发展的重庆人民,害怕这个城市会因为反动派的各种反动宣传而变成战场,因为他们听到并目睹了三个月前“9·2”大火和一天前21个军火库的大爆炸的悲惨场面。人们惊慌失措。

在这个关键时刻,中共川东特委在某师部队和部分警务人员的帮助下,在维护城市秩序的同时,与各界人士进行了紧张的讨论,并欢迎解放军代表团。

中国人民解放军代表团的主要成员有重庆市参议院主席范仲渠、重庆市商会主席蔡鹤年、重庆市工会主席文绍和、重庆市自卫队司令周惠波和任白刁。在川东特委主任卢光特的领导下,他们将在城里会见解放军。

下午2点,代表团乘坐民生的小汽艇民生号从长江北岸的龙门码头起锚,一路拉响汽笛,驶向海棠溪。经过长期艰苦的斗争,重庆地方党组织终于和解放重庆的人民军队联合起来,地下党的同志们非常激动!

30日下午6点左右,船只分别抵达大理石南岸、海棠溪和童渊分局,迎接解放军渡河。

下午7点,解放军第47军第423团第一营被插入“抗日战争胜利纪念碑”(现为人民解放纪念碑),第二营被插入小石子街。第十一军第三十一师第九十三团于下午三点经八仙县越过马王坪,夺取了李家沱渡口,占领了大坪,并接受了福图关国民党第二国防警卫团1600多名成员的投降。第十一军第三十二师第九十五团主力从铜元局渡口分批渡江。

此时,解放重庆的部队驻扎在重庆。

联合阵线工作组作出了许多努力

让民族资本家留下来

许多人都知道川东地下党的事迹是史诗般的,他们为迎接解放做出了巨大的牺牲。然而,很少有人知道,当年南方局安排潜伏的一批统战同志,在迎接重庆解放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周勇的父亲周永林是参与者和证人之一。

周勇说,他父亲告诉他,1949年,随着国民党统治的崩溃,重庆的许多商人害怕有一天共产党会“共同拥有”他们的“财产”,因此准备转移资金和企业。

“统一战线工作组父亲的任务是稳定民族资本家,争取他们支持人民军队解放重庆,支持人民政权建设重庆。因此,他们的具体工作目标是:争取国家资本不外流,争取工商金融界不外流。”

当时,重庆最著名的聚星城银行的老板是杨灿山。这位大资本家思想保守,听说共产党即将解放重庆,他基本上拒绝与中国共产党进行积极接触,其他人宣传共产党对民族资本家的政策,他也不相信。

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共产党首先迅速根据资本家的性质把他们分为不同的类别,区别对待他们,即没收官僚资本和保护国家资本。这让包括杨灿山在内的民族资本家放心了。

当时,天津已经解放,重庆的另一家大企业——四川康银行天津分行也没有逃走。这对杨灿山来说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因此,当时的统战工作小组以此为例,动员四川康银行天津分行返回重庆的人做杨家的工作,告诉他共产党对民族资本家的具体措施。

受共产党政策的启发,杨灿山和聚星城银行的态度发生了明显的变化。杨灿灿拒绝提取资金。他本人没有出国,而是自愿留在重庆。杨灿灿的态度对重庆其他民族资本家产生了非常积极的示范作用。

周勇说,他的父亲曾多次表示,作为重庆的一个秘密地下党,重庆的工商业和金融没有按照党的要求通过艰苦的工作遭受巨大损失,这是最令人欣慰的。同时,也为第二野战军占领重庆和接管重庆提供了大量的经济信息。中国共产党执政后,它在迅速接管政府建设、稳定西南经济、巩固政府方面发挥了巨大作用。

上游新闻,重庆晨报记者,李晟实习生,刘宇萌

江西十一选五投注 秒速赛车下注 500万彩票网 11选5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