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下网> 教育 > 必威首页登录 - 我们不再谈心,这正是告别的意义

必威首页登录 - 我们不再谈心,这正是告别的意义

  • 气下网
  • 2020-01-11 13:57:53

必威首页登录 - 我们不再谈心,这正是告别的意义

必威首页登录,如今,我们鲜少用到“谈心”一词,而是以“聊天”二字替代。与谈心相比,聊天似乎省事儿多了,你只需要懂点社交礼仪,备点八卦段子,会几句客套之话即可;但聊天又好像颇具技巧,所以常会看到一些热帖,教热人们如何在聊天时给人留下好印象。

可谈心不同。

谈心,抵心之谈;聊天,泛泛而聊。

聊天伙伴易得,谈心之友难觅。

而世事刻薄,人心易散,不知从哪一句“再见”开始,我们不再谈心,即便以后再做联系,不过是普通朋友模样。你拜托我为你朋友圈集赞,我请求你从国外帮我代购,你因结婚买房找我借钱,我为亲人寻医看病向你请教。

可后来,我们再也没有坐下来,好好说会儿话了。

1.

不久前,我的微信通讯录里突然跳出一个好友请求:嗨!还记得我吗?我是重阳。

重阳?

活了二十多年,我只认识一个叫重阳的姑娘。

重阳是我高中同学,也是我整个中学时代最好的朋友。

刚上高中那会儿,我们两家隔的特别近,上学放学都要约好时间一起走。后来分班之后,我们两个不在一个班里了,但还是你等我、我等你,下课后一起骑车回家。

那时还没有电动车,我们每人蹬一辆破单车,无论冬夏,一路吵吵闹闹。

高中学业繁重,每天最开心的时刻,就是和重阳一起回家的时候,短短十几分钟的路程,有时候不够讨论完一道复杂的数学题,有时候又可以聊完一部超长的韩剧,但两人的话好似总也说不尽。

重阳喜欢年级里篮球打得最好的体育生,自习课的时候偷偷拉我出去看他们篮球训练,放学时,两人还要在他班级门前假装等人磨磨蹭蹭几分钟,等他出来,再跟在他身后一起去停车场推车,她写给男生的情书,还是我厚脸皮去帮她送的。

我和班里男生偷偷传小纸条、拉小手的时候,都是重阳帮我打掩护。每次和男生约好一起轧马路、逛公园,我总跟爸妈说是和重阳一起去的,重阳每次都特配合地骑车特意跑到我家门口叫我“快点啊,白行简!”

后来,我们都没能和少年时喜欢的人一起走下去,也再也没能继续见证彼此的成长。

那一天,我们因为一件小事吵架,赌气各自回家。从前也有吵架的时候,很快就会和好如初,可那一次之后,不知为何,我们都撑着不和对方说话。

就这样,一直到高考结束,我们毕业,天南海北,我们再也没有联系。

刚开始是赌气强撑,后来念了大学,各自有了自己新的生活,虽然没有正式和解,但也并不再互不理睬。她在qq空间里传照片,我也评论,我发状态,她会点赞。

直到前段时间,重阳忽然加我的微信。

我同意之后,本想和她重温一下高中时的回忆,可思量良久,不知如何开口,但觉那些时光此刻再提,似乎不那么应景。

倒是她先开口寒暄:“当年啊...”

她笑着谈及我们曾经幼稚又温情脉脉的中学时代,但只说没两句,她就问:“行简,你是念法律的吧?我有点事情,想问你一下的。”

喏,读法律的就是这样(摊手)。

自那之后,我们又重新联系,可又不算真的联系,看似富饶的回忆,似乎不经一遍又一遍被拿来重温下酒,我们再也没有坐下来好好谈谈。

2.

友情是萍水相逢,不似亲情,有血缘做基础,不似爱情,有性和婚姻。

朋友,走一辈子,也只是朋友。

也许正是因为如此,对于友情,我们似乎都更为随性,它不需要负责,不需要讨好,也不需要费力维护。

我们都接受了这样的观点:人生是一条长途列车,中间有人上车,有人下车。到站的时候,我们互道珍重。

告别之后,没有互相亏欠,也不藕断丝连,一声再见,干净利落。

我和c同学的友情就是在工作之后渐渐变淡,像一瓶没有拧好的酒,本以为会在时光中氤氲成陈年佳酿,没想到,却慢慢跑了味,最终归于索然的白水。

c同学是我大学的好朋友,是上大学认识的第一个朋友,尽管我们性格不同,爱好不同,却总有聊不完的话题,校园操场上的跑道走十几圈仍然嫌太短。

本科毕业之后,尽管去不同的城市读研,但仍然联系不断,他考司考两年不过,听他诉苦,我比他还难过;我说要读博,他义正言辞地帮我分析,性格太闹,不适合学术圈;他遇到喜欢的妹子,心动不已,我教他撩妹三十六计,做个好助攻;我要去表白,他一字一句帮我斟酌,连语气都替我拿捏好...

真正的改变,是在工作之后,我们选择了不同的城市,不同的行业。刚入职那会儿真忙,忙着熟悉新环境,忙着结交同事,忙着提升工作能力,还要应对来自父母的逼婚,和各类奇葩相亲对象斗智斗勇。

忽然发现,我和c同学,好像很久没联系了。

于是,我从手机通讯录里翻出那个熟悉的电话,拨过去之后,居然得到提示该号码是空号的语音。

赶紧确认一边,没错,就这个号码,我们上一次的通话记录已经是在半年前,忘记那次谈些什么,只看到通话时间是四十分钟。

只好又默默点开微信,找到他的头像。

“手机换号码了?刚刚给你打电话是空号欸。”

他没有立即回,我等了一会,便也去忙自己的事情,隔了很久,再拿起手机的时候,才看到他的回复:“嗯,公司给办的卡,感觉现在老同学基本上都不用电话联系了,就没通知大家,反正有微信对吧?”

“对了,找我有什么事?”

c同学爱更新朋友圈,常常一日好几条,所以,我知道他去哪里培训了,知道他买了哪一只股票,知道他在打哪一款游戏,甚至知道他月薪多少。

可我,不知道他新换的手机号码是多少。

于是拿起手机,开始和他在微信上聊天,没几句便觉得困倦不已,他对我还在做的课题不感兴趣,我对他新买的股票一无所知,彼此都觉得索然无味。

而明日还要早起上班,一整天的事情要等着我们全力以赴,需要一晚充足的睡眠养好精神才行。

“先不说了,等有空了再给你打电话,明天还得上班哈。”

“好的,下次聊,拜拜。”

我们礼貌而客气地道别,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倍感如释重负。

临睡前,看到他新发了一条朋友圈,他开心地宣告自己新买的股票又涨势大好,我哑然,无奈地笑了笑,苦涩地为他点了一个赞。

我们只能陪彼此走一段,就走这一段,那时我们言笑晏晏,把酒言欢,告别时也曾互道珍重,约定来日再见。可来日方长,我们身归何处,连自己都不能掌控。

你看,你我最终去到两片不同的海域,眼之所见,心之所感,再不相同,我们连打电话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我们都心知肚明,那些彻夜不眠秉烛夜谈的时刻永不会再有,属于你我的亲密时光真的一去不返。

我们沦为了对方微信通讯录上一个普通的联系人,成为彼此朋友圈里的点赞之交。

3.

《尘曲》中,七堇年曾写道:我们这一生,会遇到许多人,缘分皆朝生暮死脆弱如露水。唯独与你,像是一条生生不息的河流。

奇妙的是,有些人之于我们的人生,并非短暂譬如朝露,也未能陪我们长长一段,宛如河流。我们像两朵浪花一样,相聚又分离,在浩瀚的人海,各有归途。

相伴之时,我们无话不说,都觉人生太短,不够我们互相亲近。也曾嘲笑那些朝生暮死的缘分,约定要做彼此生生不息的河。

可在某一个节点,告别之后,我们联系渐少,除了朋友圈之外,我们不再谈心。

我们能看到彼此工作变动、升职加薪、结婚生子,看到彼此慢慢变成一个陌生人:

你果断勇敢,说辞职就辞职,你是怎么下定决心放弃自己曾经喜欢的工作?

你孝顺双亲,听父母规劝,回小城买房定居,可你当时是那么向往大城市的繁华与热闹。

你忘记旧爱,抚平伤疤,开始见一个又一个的相亲对象,你如何忘记喜欢了三年的姑娘?

在做出每一次决定的时刻,你经历了怎样的艰难纠结,醉了几场,哭了几回,我无从知晓。

告别一种身份,回到普通朋友的位置,我们不再分享生命的过程,只把结果呈现给彼此。、

网络上曾经有篇热文《很高兴你能来,不遗憾你离开》,写的就是一些曾经十分亲密的朋友,不知为何,慢慢不再联络,直到淡出彼此的生活。

其实,很多时候,告别对于你我来说,并非意味着再无联络,永不会面。

日后年岁漫长,我们总有机会相见,或许在你的婚宴,我双手奉礼,向你道恭喜恭喜;或许是同学聚会,你过来敬酒,我们礼貌碰杯,各自随意;或许哪天我职场失意,穷困潦倒,求你高抬贵手,雪中送炭,又或者你遇到人生关卡,请我多多关照。

况且,还有万能的朋友圈,我们还可以互相点赞。

人情世间,我们总会有联络。

可是,你还愿意再坐下来,和我谈谈心吗?

谈谈你最喜欢的契诃夫和我最喜欢的太宰治,谈谈普希金和聂鲁达,谈谈各自不顺利的感情史。

谈人生的种种苦闷,与苦闷中令人欣悦的时刻。

谈我们的失意与梦想。

我知道不会了。

这样的告别似乎总有理由:他去了外地,我们无法再常常见面;工作太忙了,时间总是凑不到一块;她有了男朋友,我不想做电灯泡,她生孩子了,天天忙着照顾孩子...

像来时一样,你我都如水一样又重归生活的漫漫海洋。

你成为妻子、丈夫、父亲、母亲、公务员、it男、投行女,我也一样。我们都有了太多新的身份,溶于琐碎人生的海洋,再也分不清哪一滴是当初的自己,哪一滴自己曾和你那般亲密相拥,又挥手告别。

也许是因为时间有限,精力不足,我们都更愿意将自己能够坐下来谈心的时刻留给那些常伴左右的人,他们是枕边人,是十几年的旧相识,是从未曾离开的老朋友。

这些我都接受,并且感激,感激你的出现,感激你所赠与的一段欢愉时光,也感激我们曾经承诺但终不可实现的来日方长。

只是,还有一点点遗憾,曾想做彼此生生不息的河流,却早早分散,绵延出两座山脉,你我在各自的山头安营扎寨,遥遥相望。只在逢年过节,转一条群发的短信,恭祝彼此,万事胜意。

那些我们无话不谈的时刻,在以后漫漫人生中,真的就变成了一句简简单单的“想当年...”

找记者、求报道、求帮助,各大应用市场下载“齐鲁壹点”app或搜索微信小程序“壹点情报站”,全省600多位主流媒体记者在线等你来报料! 我要报料

蔡工门户网站